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2.金进士颇有盘算

作者:秽多非人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????铁山并不是什么上等郡,偏偏冲、难、繁、疲全占,到这儿来做守令简直形同发配。人家在平原上的富庶郡县干满一任三年,起码几万能捞到手,回到汉阳送出去一半,就能谋个府使。

????而现任的铁山郡守已经连干两任,不出意外,很快就要开始他的第三个任期。

????洪大守也是才知道这位郡守叫做宣烟,并非什么世家大族,甚至有可能是鲜卑人。【注1】

????但估计早就汉化,不然原本应该称宣于烟的。而且这位大人从来不掌事,甚至都不住官衙,常年居住在招待使节团的馆舍里。

????反正一年到头都有使节团,他可以解释为准备接待,所以也不怕违规。

????这都是金斗吉告诉洪大守的,他虽然辞了救荒米高利贷的差事,但是这趟去燕京,委实是发了大财。在义州出手了手里的绸缎、烟草之后,手上足有白银二三千两,一比四换成朝鲜两,那更是上万。

????这次他回铁山衙门准备抽走自己的户籍,开展他进入两班行列的大事业,整个衙门的人都恭维他,让他好不快活。

????笑贫不笑娼!

????什么年代都是这样,即使金斗吉是奴婢出身,买的良籍,也架不住他有钱,而且会钻营。那些浸|淫|公门多年的人都知道,金斗吉要出息了。

????甚至有人和他开玩笑,说是下一任铁山县令肯定就是金斗吉金老爷了,哄得他浑身骨头都轻了三两。

????“排好排好,每家管事的男人出来,来登记!”虽然未来有展望,但不妨碍金斗吉过来帮忙,给投效洪大守的百姓重新登记。

????这些百姓已经从国家的户口上正式消失,但洪大守总要知道这些投靠到自己名下的“奴婢”们有几口人,家里几亩地之类的。

????所以在洪大守的召唤下,如今他家的院里院外站满了人,恐怕有小一千,大概总有二三百户四周的百姓投效到洪大守名下。

????第一次尝到了只要出一半米就能完纳赋税,也不用承担劳役的甜头的百姓还是比较欣喜的,虽然做了“奴婢”,反而生活却松了一大口气,全家过年都能吃上一大碗白米饭。

????“快点的!洪老爷等着呢!”

????“那边那个,谁家的小崽子乱窜,仔细你的皮!”

????“别吵吵,早食吃太饱啊!这又不是问你们收贡米!”

????只听见金斗吉的喝骂声不停,无奈人实在太多,二三百户要登记,不是个小数目。林尚沃也只能搬一张炕桌出来,坐在凉桌上帮忙登记。

????之所以要金斗吉帮忙,除了他熟悉户籍的事情外,就是他能把这些投效来的百姓的旧黄册借出来。不是洪大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实在是农民一个个也是狡猾的很。

????他们投效到洪大守名下,全部是带田投靠,重新登记田产,水田旱田,平田坡地差别大了去了,洪大守不可能去一块一块的查看,还不是要靠金斗吉对照着甄别。

????“老爷!”

????“洪老爷!”

????“老爷好!”

????一个个高矮瘦瘦(没胖子),从十七八到五六十的汉子过来给洪大守行礼问好,当然也不用下跪,弯腰就行。

????过了四个多月又一次被人叫老爷,洪大守还是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爽快感在里面,说不清道不明。

????也不用回答他们,只要点头或者嗯一声即可。身份上的差别,确实会带来不一样的优越感,这种感情难说得很。

????“金老哥劳烦你记清楚些,不要遗漏。”一开始看还有点稀奇,但看多了也就那回事。

????洪大守感觉有些枯燥,都是家长里短,针头线脑的事。反复来去的不过是几斗米和几尺布的事情,对于升斗小民来说固然重要,对于洪大守而言只是细微末节。

????转身要回屋,几个熟人排开拥挤的人群,簇拥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进来。熟人嘛自然是当初上门要债的几位,那么他们簇拥的人是谁不言而喻。

????铁山的土皇帝,金进士。

????“洪贤弟少见。”

????“金世兄亦是少见啊!请!”

????在场的农民有些人甚至一哆嗦就跪到了地上,一个跪下就有两个跪下,没多久,院里院外男女老幼小一千口人,居然因为金进士的到来全部跪下。

????积威至深!

????金进士名唤金满,名义上算是安东金氏,但是李朝所有姓金的,但凡有点出息都号称自己是安东金氏。他这个金自然也不过是钻营来的,花了不少银子。

????二十多年前金进士去汉阳科举,当时金祖淳也不过是个小字辈,在朝的安东金氏是金履中,南人老论派的中坚之一。

????金进士当时已经过了过了进士科的初试,又过了小科,但是对于能不能上庭会试没有把握。他典卖所有家资,买来了一扇精绢屏风,绘上兰花。央人送给了金履中,人家没看上他那架上千两的屏风,却欣赏他的兰花。

????由此登科及第,联宗续谱,成了安东金氏的一员。

????但没几天英宗大王急死,正宗大王继位,时僻两派激烈党争,金进士一个炮灰根本无法立足于汉阳朝廷,只能退位回乡,做富家翁。

????能让他亲自过来,自然也是因为洪大守突然地崛起,虽然暂时没有影响到他的利益,但作为铁山的无冕之王,他终究要来一趟。

????不论是来交好,还是来示威,起码堂堂正正的来了。

????两人坐定,丫鬟送上来两杯清茶。很普通的那种,并不是什么好货色。但金进士不以为意,端起来,轻轻地吹了吹,还有模有样的闻了闻茶香。

????“金世兄此来?”

????“无事,不过是略叙些乡谊罢了。听闻贤弟刚从燕京回程,想必有些见闻。”

????“左右不过是些凡俗的小事,不值一提。”

????“贤弟得令监青眼相看,不至于一无所获吧。”

????“不过是通榜而已。”洪大守这句话一出,无形装逼最为致命!

????“真是好气运啊!”金进士先是顿了一下,终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????“那想必贤弟不会久居铁山了吧。”

????“过些时日便去往汉阳。”

????似乎就在等着洪大守这句话,金进士微不可查的露出一丝笑。

????“劳烦洪贤弟为铁山百姓转圜,明年铁山大旱,颗粒无收!”

????【注1】:据中央民族大学教授陈连庆所着《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姓氏研究》(吉林文史出版社,?1993年6月版)一书中“秦汉魏晋南北朝民族姓氏研究”之记载:“鲜于氏(宣于氏、鲜氏)169……”同系后被鲜卑族一举兼并、统一的“高车、柔然、突厥之属”。
(←快捷键) <<>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